今天是:2020年03月01日 星期日 05:15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亚搏开户网址>>盟员论坛>>董恒宇
盟员论坛

论个人选择与社会控制:人事秩序的自组织机制

2012-08-13 浏览次数:7022 关闭

   在社会体制嬗变更新的阵痛中,在社会机制逐步调节的进程中,正确认识和处理个人自由选择同社会宏观控制的关系,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现代自组织理论认为:任何具有社会意义的个人都必然处于人类自身社会性组织之中;具体的个人活动存在着各种差异,又都是一定层次上自我组织的子系统,可作为一定的生理、心理以及社会的要素相对独立地存在。那么,个人与社会之间的诸种关系,譬如自主性与决定性、自由选择与宏观控制、机遇(偶然性)与计划(必然性)之间的关系,是绝对对立的,还是辩证协同的?如果是后者,那么二者是以怎样的方式“对话”呢?具备怎样的必要条件才能实现这种“对话”呢?这正是本文试图阐释的。
   一、关于价值标准
   价值是一个关系范畴,是客体满足主体一定需要的客观态势,亦即以主体的一定需要为准绳来衡量的客观效用。价值标准体现于行为者
(人、集团、社会)努力奋斗所要实现的目标之中。现代系统论认为:凡“自然的系统”都有一致的价值标准(这里所谓“自然的”是与“人造的”相对应使用的)。原子、分子、细胞、器官、人、家庭、机关、国家都是“自然的系统”,而椅子、手表、石块、房屋则是“人造的”系统。
   对于人类系统来说,“需要”是人类活动的原动因、目的和归宿。它在人类演化进程中一经形成,便具有了自身结构和确定不移的指向。当代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对人的需要的基本结构作了深入的系统分析。他认为,人类的基本需要是按照以下层次递进的:生理需要寅安全需要寅归属和爱的需要寅尊重的需要寅自我实现的需要。马斯洛在后期论著中提醒我们,不要过于拘泥理解诸需要的顺序,不同层次的需要是可以同时并存的;在不同时期内各种需要对行为的支配力量是不一样的;支配力量最大的那种需要叫优势需要。他还认为,“自我实现”是人类最高的价值标准,所谓自我实现就是把人类自身应有的潜能在现实中充分释放出来。
   那么,社会的价值标准又如何呢?社会主义的性质,决定我国以关心人、培养人、实现人的利益,全面满足全民的物质需要、精神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价值标准。正如我国经济学家厉以宁在《体制·目标·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6 年)中指出的那样:就国家的体制、目标和人三个层次来说,“人”是最高层次。社会结构并没有把一种机械的决定性强加在每一公民身上;相反,个人的功能自主性累积在一起,就是社会系统的宏观决定性。社会不是一台机器,而是动态系统。社会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是确定的,但所有部件的关联是不确定的。社会要行使哪些职能是确定的,但是由哪一个人去行使哪一项职能却并无关系;个人有选择的自由,只要有足够数量的、充分合格的个人在行使规定的职能就行。社会有计划,但计划只是指示总的方向,剩下的就让机遇来起作用。“即使一个增加了决定性的社会系统结构,也不排斥个人的实现。实现依靠的是一个人按能力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那种自由,也就是说,依靠的是人们在社会中的功能自主性。”(E·拉兹洛《用系统论的观点看世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 年中文版,第105—106页)
   比如说,社会需要一批干部管理国家事务,以前我们往往通过查阅档案,并按少数人的意志去选择人员;这样做,国家事务确是有人管理了,但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明显的:一是大多数人都失去了选择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二是遴选干部中的一部分人并没有把管理工作作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准备,他也许正在自己爱好的专业工作中孜孜不倦地奋斗呢;从这个意义说,他也失去了自我选择的机会。所谓人事制度的改革就是修正这种僵硬的机械性的选拔干部的方式,而代之以一种普遍参与的公开竞争的方式———公务员制。“社会控制”体现在人事法规和制度中“;计划”通过科学的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预测应该设什么样的机构,以及机构各层次的干部数量。这样,机遇的因素进来了,因为任何一个特定的人员是否当选某一级职务,都不是预先决定了的———预先决定的只是干部的数量,至于谁担任什么样的角色,完全按照个人的素质、才能、兴趣去选择去竞争。从本质上看,这是一种人事结构走向秩序化的自组织行为(物质世界中,一切结构与功能以及它们所构成的系统,都是物质世界自身组织性的产物———广义的“自组织”的含义)。不愿意当干部的人员,就选择其他职业。如此,社会系统的宏观决定性就能在个人功能自主性的基础上得以实现。
   二、自由度和控制度
   那种认为个人自由选择会强化社会演化的偶然性(如难以预测的不同方式的“乱”),并会排斥宏观计划的决定性的认识,在深层心理结构上(最终表现在思维方式上) 承受着牛顿时代以来形成的机械决定论的支配。系统的选择性和环境的决定性之间,选择的自由度、偶然性和计划的控制度、必然性之间,存在一种协调统一的辩证关系。无论是系统还是环境,都不能单独决定演化的方式;正是系统和环境的具体的相互作用决定了有序结构的形式和进化方向的。正如阿尔温·托夫勒在给《从混沌到有序》(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 年中文版,第24 页)一书写的前言中所说:“假如普里戈金和斯唐热是对的,偶然性在分叉点或接近分叉点处起作用,此后决定论过程再次接替,直到下一个分叉,那么他们不是正在把偶然性本身镶嵌到一个决定论的框架之中吗?”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考察,传统的观点将自由理解为人类对必然的认识和对世界的改造。实际上,这只是获取自由的途径,而不是自由本身;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是对限制的否定,是人们在创造性活动及其积累中所能够任意做出的选择。当代著名的美国哲学家、系统论学者E·拉兹洛认为:“跟所有复杂的自然的系统一样,当人组成的机构和社会是处于相互关系中的成员们自由选择的活动的自发表现的时候,这些机构和社会就能发挥出最佳功能。这样的社会就是当代人道主义的规范,我们必得参照这个规范衡量我们现有社会结构的模式。”(《用系统论的观点看世界》第107页)
   自由并不是绝对的,人们的任意选择在任何范围内有其一定限度,供选择的范围越大,自由度就越高;反之,自由度就越低。人有选择空间的自由,不过这种自由要受到同世界的动态结构和谐相处这个限度的约束。对人的自由的限制、约束一般来自两个方面:自然和社会。笔者对近年我国科技人才地理行为的研究发现:科技人才的生存需要与自然景观之间、精神需要与文化景观之间、自我实现与区域发展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感应和选择的非线性关系。如果说,在社会机制健全的情况下,社会控制度主要表现在法律规范的话,那么,在国家还未充分开放、社会体制尚待改革、社会机制尚未调节健全的情况下,社会控制往往表现出极为复杂、紊乱的特征。其主要表现是:强化了对于绝大多数人的控制,减弱了这些人的自由度;同时,对少数人失去了控制,使得他们往往可能超越法律的界限。在这种情形下,实现个人与社会协调统一的必要条件是什么呢?
   三、实现个人与社会协调统一的必要条件
   现代系统论证明:凡由人组成的系统必然是动态开放的;如果长期处于封闭、半封闭的状态,这一系统就会出现“内耗”、紊乱,乃至消亡。所以,“开放”是个人自由选择与社会宏观控制辩证协同的第一个必要条件。
   人与人结成复杂的社会关系,每一种社会关系都是人们在一定条件下为使自身、他人或社会的某种需要而发生的一定形式的组合。或者说,社会关系是人们在为使需要得到满足的活动中所结成的相互关系,因而正如前文所述,它又由人类需要的选择层次所决定。
   个人的需要与其他人的需要之间往往引起竞争。但竞争是中性的。如果是在社会形态封闭的条件下,人们占有的空间与资源都是有限的,A多占有一份就意味着B 和C少了一份。于是每个人都尽可能多地攫取周围人的物资、空间,以维持自身的生存、安全、地位和发展。这在人类进化史上曾经留下过诸多带血的足迹。
   但是,如果社会形态是开放的,人类与自然之间狭窄的结合关系被打破,商品经济占有主要地位,经济活动参与国际市场;那么,与之相适应,各种社会关系就趋于网络化,人事结构高度有序化,A 多占有一份,并不意味着B和C 少了一份。此时竞争就成为一种不可取代的创造性的启动器,它能把隐匿在人类心灵深处的智慧和生命底处的潜能充分释放出来,造福社会。人们的需要上升为尊重与自我实现的层次上。
   我国在开放之前,为了抑制对有限的物质、资源的竞争,只好采取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吃大锅饭;但并没有使有限物质资源真正平均,反而出现了严重的内部损耗。主要反映在,少数人为了充分满足自己需要,利用手中的特权,攫取分配给自己以外的资源;更多的人为了维持生存、安全、地位和发展,或者将分配给自己的资源拿出一部分以各种形式“走后门”送给掌有特权的人(如为了子女安排工作),或者在自己的环境中人为地制造一种“特权”以作为向别人攫取的砝码。
   在人事秩序方面亦如此。封闭性突出地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干部身份终身制,即干部队伍能进不能出,能上不能下;一个干部一旦进入仕途,就终生在这个圈子里转悠,这就很容易造成“近亲繁殖”等紊乱的干部人事秩序,致使干部队伍的素质退化。二是干部选拔上的神秘主义,导致按少数人的意志决定干部的使用,结果是牺牲了民主,丧失了公正。改革干部人事制度,就是要建立以开放为基本特征的人事秩序———让干部有选择部门、职位的自由,让单位有选择干部的自由,让干部有在不同职位上下的阶梯。同时,干部选拔要按照法定的标准程序进行考核,他们的升降奖惩以工作实绩为主要依据,依法管理,公开监督。
   第二个条件是“机会均等”。由于每一个人先天遗传和后天遭遇的不同,诸如生理、心理、政治、经济、文化等主客观方面的复杂因素,均等机会不是以社会平均机会的形态出现的;而是根据机会的性质和要求,使大体上具有同等资格的人———不论其原来的经历和社会地位如何———都能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干。换句话说,即在法律和制度面前人人都有实现其社会价值的机会。然而,机会由于质和量的差别,往往在供求间出现不平衡的现象。常见的情形是:高质量的机会往往由于数量有限而且同等资格的人远远超过实际需要,存在一个遴选抉择,即社会对人的反选择问题。
   那么,选择的依据、评价的标准是什么呢?怎样才能实现全面、公正呢?这里存在着认识和方法上的差异。目前,公认的评价依据是人的素质、能力、价值取向和实际业绩,而绝非有形资格(如文凭、级别);文凭只能说明一个人在过去吸收了怎样的质与量的信息,并不证明他在现在和将来已把这些知识信息在实际工作中进行了有效的组合和创造———后者是靠能力来完成的。目前正在进行的专业技术人员职务评聘工作中,虽然强调“不唯学历、不唯资历”,以便使有真才实学的专业人才走上相应的技术岗位。然而由于目前社会的“透明度”不够、竞争机制尚未引入干部人事管理、机会不均等,所以不得不在一些政策条文中规定学历与资历的界限,以作为宏观控制的砝码。显然,这里存在着一个主观愿望与客观实在的“二律背反”的“怪圈”。实质上,一个人的素质、能力、价值取向等人格特征是一个综合的动态的心理结构,绝非他人所能尽释;它的功能性只能在机会均等的公开竞争中显露。
   “机会均等的公开竞争”———这正是个人自由选择与社会宏观控制协调统一的必要的条件。

原载《科学管理研究》第6 卷第1 期,1988年2月。

上一篇: 我国人才地理现状分析———人才地理学初探 下一篇: 观念创新面面观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ICP备15003514号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127号 

单位名称: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网址:www.mmnmgqw.org.cn 电子邮箱:mmnmqw2045@aliyun.com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邮政编码:010051 联系方式:0471-6200436 0471-6200436(传真)

中国民主同盟 亚搏 内蒙古亚搏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