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3月01日 星期日 05:15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亚搏开户网址>>盟员论坛>>董恒宇
盟员论坛

对欧洲政党制度及议会制度的两次考察与认识

2012-08-11 浏览次数:6815 关闭

    2003年11 月25日至12月20 日,中央统战部组织各民主党派中央及省级领导赴法(及欧洲八国)高级研修班,由于准备充分,精心安排,内容丰富,大家都感到学习考察收获很大。特别是我在2001年考察过英国,今年又考察欧洲大陆,对欧洲的政党及议会制度有了初步的认识。
  从学术角度来说,欧洲崛起振兴300 多年的发生学和动力学渊源是什么?一直是我思考的一个课题。1989年我调到内蒙古体改委工作12年一直在探求这个问题,从体制比较的角度学习探寻,其中也有不少的疑惑,这次在欧洲考察有的问题得以解决。所以,感到收获颇丰。其实,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周恩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仁人志士赴法留学,其间深入探寻欧洲崛起的原因,以图改造中国,复兴中华民族。直到70 年代末,小平同志复出,改革开放20 多年,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可以说一直在延续着这个宏图大志。
  从文化学的视角来看,人类文化大致可分为三个层面: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在文化的内在结构中,有形的资源财富,是文化的肌肤,国家体制结构是文化的骨骼,而蕴含在国民内心深处的民族精神、价值观点、文化传统,则是文化的核心和灵魂。正如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的那样: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凝聚力、创造力之中。
  希腊文化和罗马文化是欧洲的原生文明和本色文化,这一文化是欧洲人的主要精神支柱。欧洲在近代史上的崛起,源于16世纪的“文艺复兴”,当时他们摆脱了中世纪基督教文化的思想束缚,在希腊、罗马文化的源头找回了久已失去的灵感,掀起了在人类文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文艺复兴”。意大利的“文化之都”佛罗伦萨是文化复兴的发祥地,在那里孕育出众多的天才,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在佛罗伦萨考察时间虽短,但我有幸在实地一睹这些文艺复兴代表者的风采,这也了却了我的一大心愿。
  文艺复兴后的18世纪晚期,欧洲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1789 年的法国大革命,巴黎人民攻克巴士底狱,赋予希腊自由女神新的内涵:“自由、平等、博爱”,以此为宗旨,宣告著名的《人权宣言》,制定崭新的宪政制度。二是1760 年英国人瓦特发明蒸汽机,工业革命从这里诞生,欧洲经济大幅增强,社会发展近300年,走在世界的前面。只是二战之后,欧洲丧失了元气,美国出售军火,发了大财,新大陆经济迅速膨胀,欧洲经济相对美国落后了,但在世界范围仍然保持较高的生活水准。
  所谓文艺复兴,复兴的是古希腊罗马的思想意识、价值观点、文化传统,用以反对中世纪的神权统治,而后才有国家政治体制结构的变化,即推翻封建专制,建立新兴的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度、政党制度,然后才有近300年物质财富的增长和社会的发展。可见,欧洲能够繁华富强300 年,从文化比较学的视角来看,是一个从内向外“发力”的过程,爆发力很强。我国现在提出“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欧洲复兴、振兴的历史来看,首先要复兴文化,而后改革体制,而后经济繁荣。文化复兴是因,经济繁荣是果。
  一、欧洲的议会和政党制度及其比较
  欧洲的议会制度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 世纪的古罗马,他们建立了当时意义上的议会制度和共和制度。公元前509 年,罗马元老院议员甚至发动过一次政变,驱逐了当时的罗马国王塔奎尼乌斯,建立了当时意义上的“共和制度”。
  现在欧洲各国的议会和政党制度有共性也有差异:共同点是都设议会体制,分上下两院,政党体制为多党制,各政党在议会中的竞争和协同,推动国家政治的发展;不同点是以英国为代表的7 个国家保留了君主制度,其他国家则设国家总统。政党制度英美为典型的两党制,第三方面力量很弱,而其他国家是三个以上政党,第三方面有时起很重要的作用。在政府中,以英法两国为代表是一党执政,以德国为代表是多党联合执政。
  欧洲政党一般分为两大阵营,在历史上分别代表两大阶层的利益,代表富裕阶层的为右翼党,代表劳工低层利益的为左翼党。像法国的社会党、英国的工党、德国的社民党在历史上带有左派倾向;而法国的右翼联盟、英国的保守党、德国的基督教民主联盟都代表右派,除左翼、右翼之外,第三方面的力量各国都比较小。美英是典型的两党制,第三方面力量很弱,欧洲大多数国家是多党制,第三方面有时也起很重要的作用,像法国的极右翼和德国的自民党。
  (一)欧盟议会及政党制度
  欧洲这种传统的政党制度对新成立的欧盟产生了重大影响。现在加入欧盟的国家为15 个,这15 个国家的60 个政党组成了欧洲议会,现有议员438 名,60 个政党在欧洲议会组成了三个集团,右翼集团占有240个议席,左翼集团占有150个议席,第三方面占有48 席。我们在巴黎的欧盟议会联络处考察时,欧盟议会的公共关系部副部长克里森先生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文件,是正在制定中的《欧盟宪章》草案。这个草案已经准备一年半了,各国议会(包括地方议会)都参加了议论,现在还在讨论,年底要定稿。宪章通过后,欧洲在1999 年统一货币的基础上,又将实现宪法的统一,此意义非常之重大。
  2004年5月还有10个国家要加入欧盟,6月欧盟要举行大选,25 个国家都将参与,议员的数量将达到732 人。每国参加欧盟的议员数量与国家选民的多少相关,像德、法、意这样的大国,议员的数量比例就大一些。所以,现在正是欧盟建设最为关键的时期。
  克里森先生皱着眉头告诉我们:25个国家近百个党派、700 多议员,文化差异较大,在明年通过《欧盟宪章》时,肯定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如果大家从共同的利益出发,相互容忍,签署宪法草案,也是很有可能的———这取决于25 个国家的公民投票。公民投票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在个别国家。但从欧洲的政治传统来说,公民投票是必不可少的。回国后,我们考察从媒体上看到,在宪法草案的修改上各国争议很大,但在某些问题上也取得一些共识,磨合的过程还将继续下去。
  (二)英国议会及政党体制
  英国实行君主立宪政体,英国国王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只有象征性地位,国王不参政,英国议会具有至上地位,内阁掌实权,首相说了算。这种模式被日本国效仿。英国上下两院都在英国议会大厦办公,下议院是直接选举产生,共有659 位议席,是立法机构。英国上议院共有1270位议员,由世袭贵族、教会高级主教等各界人士组成。
  英国政府内阁由下议院中席位最多的政党组成,在野党只有在议会“议政”的资格,没有参政权,所以英国实际上是一党执政。首相由下议院执政党领袖担任,首相权力很大,不仅控制内阁,而且操纵议会,集行政、立法于一身。政府内阁还直接指挥和控制着军队、警察、法院等权力机关。这与德美的“三权分立”有很大区别。英国的“在野党”有一个“影子内阁(ShadowCabinet)”,随时准备上台执政,国家还给他们发工资,工资额相当于实际内阁的2/3。
  英国执政党的内阁成员为政府各部门的部长。副部长以下官员为公务员。公务员不允许有政治倾向。
  英国现执政党为工党,原名为工人代表委员会,由贸易工会与独立工党合并而成,历史上倾向于劳工阶层的利益。布莱尔的工党内阁自1997年执政。
  英国的反对党为保守党,历史上代表乡绅、商人阶层及官方团体利益。撒切尔夫人为首相的保守党自1979年至1997年执政达18年。
  (三)法国议会和政党体制
  法国议会大厦也是一座古老的建筑,但参议院在另外的地方办公。议会厅有577个议席,议员都有固定的席位。右手一边为右翼党的座位,左手一边为左翼党的座位。与英国相同的是,法国也是一党执政。比如现任政府总理和内阁成员都是清一色的“右翼联盟”,因为“右翼联盟”在议会中是多数派。
  法国与英国不同之处是法国取消了君主立宪政体,实行总统制。总统由全体公民投票产生,是所有法国人的代表,可以超脱政党的制约,总统的权力很大,可以主持政府内阁会议。这样,国家总统与政府总理在党派隶属问题上,会产生两种情形:一种是总统与总理均属一个党派,像现任总统希拉克与政府总理都是“右翼联盟”,这种情况下,总统集大权于一身,号令畅通无阻;另一种情况是总统的政党背景与议会多数党任命的总理的政党背景不同,这种情况1980 年之后,在法国出现了三次,总统与总理往往矛盾很大,政令难以畅通。在特殊情况下,总统有权宣布解散议会。政府日常工作由总理主持。
  (四)德国议会及政党体制
  德国是联邦制国家,并且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这一点,美国与之相同,国家政体为议会共和制,联邦总统为国家元首,联邦总理为政府首脑。公民投票直选联邦和州议员,联邦代表大会和议院选举总统、总理,所以总统、总理是间接选举。联邦参议院由各州政府成员担任。德国《基本法》规定:“政党参与人民政治意愿的形成。它们的内部组织必须与民主原则相符合。”各政党通过参加州或联邦议会的选举,使其政策主张影响到联邦议会、政府。执政党领袖出任联邦总理。德国不是一党执政,是多党联合执政,这与英法美不同。
  德国的左翼、右翼集团各领风骚十几年、几十年,轮流主政,第三方面的自民党代表中产阶级利益,几十年来一直扮演“中间人”角色,自民党多次参政,但都不是执政党。它在左、右两大势力之间起着“平衡器”的作用,往往决定两党谁主政,而且由于它与左右两派的政见分歧,常使联合政府破裂重组。
  此外,欧洲地方议会的情况也有意义,由于篇幅所限,暂不讨论。
  二、对欧洲议会及政党体制的几点分析
  (一)推翻封建君主制度后的产物
  几千年来,欧洲大陆各国一直实行封建君主制度,封建独裁者你争我夺,相互倾诈,战火不断,人民得不到起码的安全生存环境。为了推翻落后的封建制度,各国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
  2001年,我曾访问过英国议会,在议会大厦的一个大厅里悬挂着一幅有关查理一世的画像,画面上下议院的议长跪在查理一世的脚下说:“我本来不愿意当议长,但是陛下指派我当,我不敢不从命啊!”原来,当时议长是国王指派的,但查理一世对亲自指派的议会不满意,连续杀了9个议长。所以,新议长上任时,都要跪下说这番话。第十位议长是下议院自己选举出来的,查理一世又要杀他时,这位议长理直气壮地站起来争辩:我不是陛下选定的,你无权杀我!最后是下议院决定对查理一世这位暴君绳之以法,砍了他的头。至此,下议院的权力才大了起来。
  这次在法国议会大厦前,我们看到自由女神手中捧着一本书,上面写着三行词:自由、平等、博爱。
  18世纪晚期,法国政府为干涉美国独立战争而付出了巨大的财政开支,贫穷阶层不堪重赋,义愤填膺,中产阶级对享有种种特权者深恶痛绝,举国上下对专制制度群起鞭挞。路易十六企图再提高税赋和扩大独裁,1789 年4 月27日巴黎人民暴动,7月14日攻克巴士底狱,8 月26日制宪议会通过了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宗旨的法国《人权宣言》,崭新的宪政制度在法国诞生。
  德国的教训更为惨重。两次世界大战都因德国引起,联邦德国第一任总统豪伊斯1955年公开声明:“纳粹的侵略暴行是集体的耻辱。”德国《基本法》的起草者,吸取历史经验教训,努力避免魏玛共和国被瓦解和希特勒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的历史悲剧重演。魏玛共和国后期,人民的直接选举的民主权利被希特勒滥用,他伪造多数拥护的假相,以此实行独裁统治。所以,德国吸取教训,现在实行多党联合执政,总统、总理间接选举。
  总的说来,欧洲的议会制度、政党制度是欧洲人推翻封建专制,用鲜血换来的。所以,他们特别珍重这笔政治资源。虽然这种制度存在很多弊端需要改革,但欧洲人认为基本符合他们的国情,所以在欧盟政治建设中再次引入这种制度。
  (二)欧洲议会政党体制遵循“公平与效率”的原则
  从我们考察欧洲政党制度的实际情况看,欧洲政党体制的内在机制主要遵循“公平与效率”的原则。
  对一个国家来说“,公平与效率”应当是兼而有之的———但这是一种理想的预期。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公平的砝码重了,大家吃大锅饭,经济速度放慢,社会效率相应降低;效率的盘中加了筹码,天平就向右倾斜,福利减少,失业加重,又失去一些公平。一般来说,穷人阶层强调公平,在历史上组成左翼,富人、贵族阶层追求效率,组成右翼集团。第三方面的情况比较复杂,各国的历史传袭也不相同,在大选时往往成为左、右两派争夺的对象。这些小党为了顺利通过大选,在议会争得几个席位,也根据当时的情形向某一大党靠拢,这就使得大选时的变数加大。
  (三)游戏的成分越来越大
  去年的法国大选中,出现了西方政党角逐中一个罕见的戏剧性的事例,三大势力(左翼、右翼、第三方面极右翼)较量。左翼的势力很大,但左翼的党派数量太多,力量分散,在第一轮投票后,劣势明显,希拉克把右翼势力凝聚起来组成“右翼联盟”,而第三方面的“极右派”提出对亚、非移民的排斥政策取得了不少法国选民的支持,对希拉克的“右翼联盟”形成了威胁。此时,左翼党为了抵制极右势力取胜,反过来支持希拉克的右翼党上台,希拉克反而高票当选。所以现在欧洲乃至西方的政党较量越来越变得像一场游戏。这些政党的正式党员很少。像法国的左翼核心社会党和右翼核心即希拉克的“总统多数派联盟”,其各自的党员都只有10万人左右,这些核心党员都发有“党员证”。绝大多数公民是在大选投票时证明自己的倾向。
  西方政治中各大党的中心目标是在大选时取胜,为争得选票,右派有时发表的意见是左派的态度,而左派的执政方案又明显带有右派观点,唯一的目的是在大选中获胜。其中政治游戏的成分越来越明显,党派的利益有时超越了大众的利益,这就使得一些选民对这种制度发生了怀疑。12月1日我们前往法国里昂市的法中协会总部访问,法中协会会长温·明登先生对我们讲:现在法国有30%的人不参加投票,他们认为反正左翼、右翼差不多,谁上台执政都无所谓。
  可见,政党制度本身具有局限性,需要其他政治制度互相补充和配合。
  三、比较和鉴别欧洲议会、政党制度
  议会和政党制度属于制度文化这个层面,是人类出于群体生存与发展的需要而创造的。欧洲人为建立这种制度,在历史上付出过血的代价,同时欧洲人的制度文化漂洋过海,为世界一些国家所效仿。
  像英国人的政府公务员制度借鉴过中国的科举制度一样(英国的公务员制度后来推广到整个欧洲和全世界),我国的政党制度,从制度文化的操作层面上,初期也借鉴了欧洲。这也成为东西方文化相互学习、借鉴,取长补短,为我所用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然而,东西文化的差异性很大,完全的照搬和效仿是不可取的。一百年前英国建立政府公务员制度吸取了中国科举制度中有益的部分,并不是抄袭和照搬。
  以希腊、罗马文明为底蕴,结合了基督教文化(源于亚洲的犹太人)的欧洲文化产生了西方的政治制度。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种制度模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中国、印度、非洲、南美洲及第三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文化背景与欧洲大相径庭。中国、印度、非洲文明的诞生都比希腊、罗马文明要早,近8000年的演化,形成了自身的特色;离开民族的文化背景和特性,完全照搬,单纯效仿另类文明的制度操作,在理论上、逻辑上难以诠释,在实践中难以行通。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世界是多彩的,不可能只有一种政治模式。
  如前所述,欧美等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在议会制度、政党制度方面有共性,但差异性还是很大———这都是各国根据自身的特点设置和完善的。所以,体制的选择,“符合国情”这一条特别重要。简单地认为欧美经济发展快,实力强大,则欧美的政党议会制度就一定普适世界的推理,缺乏实证的依据。我们通过实地考察,完全可以从国际和国内、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加以分析和澄清。

原载《内蒙古统战理论研究》2004年第2期。

上一篇: 观念创新面面观 下一篇: 碳汇理论研究及其意义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ICP备15003514号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127号 

单位名称: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网址:www.mmnmgqw.org.cn 电子邮箱:mmnmqw2045@aliyun.com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邮政编码:010051 联系方式:0471-6200436 0471-6200436(传真)

中国民主同盟 亚搏 内蒙古亚搏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