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3月01日 星期日 05:20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亚搏开户网址>>时政新论>>盟中央要闻
时政新论

从哲学和科学的视角认识创新、协调发展理念

2016-02-19 浏览次数:7436 关闭

董恒宇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立足国情,坚持问题导向,聚焦突出问题和明显短板,回应人民群众在收入、就业、教育、住房、医保、环保等切身利益的诉求和期盼,直面问题、勇于担当,体现了国家富强之梦与人民幸福之梦的交融。五大发展理念提炼和总结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是治国理政的重大理论创新。五大发展理念各有其深刻的内涵,同时又相互贯通、相互联系、相互促进,是有机统一的理论整体。

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科学的思维方式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性,要求我们树立战略思维、辩证思维、系统思维、底线思维、历史思维、创新思维,“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方法,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提高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他在2016年经济工作会议上讲,“要充分考虑世界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努力抓住机遇,从容应对各类风险和挑战”。我们应从科学哲学高度深刻理解习主席所说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多种科学思维方式、唯物辩证法以及在重庆考察时对五大发展理念的最新阐释。

五大发展理念的哲学和科学背景

恩格斯曾说:“只有那种最充分地适应自己的时代、最充分适应本世纪全世界的科学概念的哲学,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哲学。时代变了,哲学体系自然也随着变化。既然哲学是时代的精神结晶,是文化的活生生的灵魂,那么也迟早总有一天不仅从内部即内容上,而且从外部即形式上触及和影响当代现实世界。现在哲学已经成为世界性的哲学,而世界则成为哲学的世界。”(转引自于光远《靠理性的智慧》,深圳海天出版社2007,P121)。

二十世纪科学最具革命性意义的两大理论成果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爱因斯坦相对论提出崭新的时空观和质能关系,近日,科学家宣布发现了“引力波”,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最后的预言获得证实。而量子力学成功地揭示了微观物质世界的基本规律。两者认识世界的深刻、精确和广泛,是迄今为止离自然本性最近的科学理解。

在上述两大科学理论先导和促进下,20世纪人类打开了认识自然的很多奥秘之门,如基本粒子的结构、周期表元素的顺序、宇宙的诞生等;发展起来核、航天、信息、激光和生物等重大技术。科学进展对人类认识世界图景产生了重大影响,对传统思维产生了重大改变。量子论与系统论的融合对于认识事物的整体性、系统性和相互联系的性质更臻深刻。上世纪70年代以后,系统科学深入到对复杂性事物研究,复杂性理论的领军人物埃德加·莫兰[法]认为,复杂性思维方式可以视为辩证法的当代表现,即“辩证法的同一”。

首先,复杂性理论超越了牛顿经典科学主客两分的简单性思维方式。复杂性研究的某些结论与东方思想的一些古老命题殊途同归。比如复杂性研究认为:“世界处于我们精神的内部,而我们的精神又处于世界的内部。主体和对象在这个过程中彼此是建构者”([法]埃德加·莫兰〈复杂性思想导论〉)。这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即称为“天人合一”。西方当代科学与东方传统哲学、西方逻辑思维与东方系统思维互相融合。

第二,复杂性系统理论认识到宇宙的本质是一个整体,万事万物都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子系统的独立性是相对的。习近平主席讲:“要从整体上把握事物的发展结构,处理好全局与局部的关系;注重以联系的、发展的观点看问题,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把握问题的关联性、协调性”。复杂性研究超越了部分决定整体的还原论和整体决定部分的传统系统论,认为不仅部分存在于整体之中,而且整体也存在于部分之中,两者互为基础,相互决定。复杂性理论认为人天、人际、人的身心之间存在共存、共在、共利、共进的辩证关系。

第三,复杂性理论认为存在客观的复杂性,不能把复杂性全部归结为人类认识世界的不充分性,即使已被人们认识甚至找到解决的办法,依然是复杂的。但复杂性、不确定性并没有沦为不可知论,相反正是复杂和不确定预示着机遇、前景和进步的动力。

第四,复杂性科学的兴起极大地拓展了科学研究的范围,使科学从线性的、确定的、有序的经典理论扩展到更加“宏大”的领域,复杂性思维不仅把确定性与不确定性联系起来,而且把统一性和多样性、逻辑性与矛盾联系在一起。囊括了物质宇宙、生物世界和人类历史,贯通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的联系。科学界称之为“21世纪的科学”。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中庸》)。一切自然系统都遵循同样的宇宙规律法则,人类是生态链的一个环节,人类及人类组织当然也包括在内。一个多世纪以来科学从宏观、微观、生命、思维等多个层面探索自然奥秘,对世界本体的认识逐渐升华,赋予了唯物辩证法丰富的当代内涵。

创新及其与协调的辩证关系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时代的主旋律。五中全会所讲的创新从国家治理层面出发,包括了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多方面、多层次的战略性、系统性、综合性的广义创新。创新与协调反映了我国改革、发展、稳定的基本规律,厘清两者的辩证关系,可以更加理性地处理发展中的问题。

创新与协调在哲学意义上就是竞争与协同。竞争与协同是一对基本的哲学范畴,既竞争又协同是自然系统存在与演化的基本规律。中国传统哲学认为事物同时具有两面性,形与体、静与动、阴与阳等,“一阴一阳,之谓道也”。天为阳、地为阴,一日之间,有白天与黑夜交替运动,认为阳是动力之源,阴是稳定之源,一动一静,互为其根。现代科学的一项重要发现是揭示了光的本质既有波动性又有粒子性,1925年再次证实一切物质都具有“波粒二象性”;近年又发现暗物质世界,我国近期发射一颗叫“悟空”的卫星上天,肩负去太空寻找暗物质存在证据的使命。今后我们的宇宙概念包括了明暗两个物质世界,暗物质的发现有望在科学前沿实现重大突破。

当代科学哲学研究证明,宇宙的动力学原理来自系统演化的不确定性、随机性;有不确定性、随机性,才有无限的可能性,有突破才有新的因子产生。达尔文进化论讲“物竞天择”,也认为进化的动力是竞争。如生物的基因突变产生新的物种。故而竞争、改革、创新总是伴随着危机,机会源于危机。协同是系统稳定之源,是安全生存的保证,是系统的确定性。没有协同与协调就没有确定性,系统就会分崩离析,就会垮塌。故而,创新与协调的关系是辩证统一的。

科技创新的引领作用

五中全会讲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具有引领作用,要强化原始创新、集成创新,重视颠覆性技术创新。英国丹皮尔在他著名的《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一书中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科学过去是躲在经验技术的隐蔽角落里辛勤工作着,当它走在前面传递而且高举火炬的时候,科学革命可以说已经开始了。”

人类的每一次科技创新都是经济危机逼出来的,危机孕育着机遇。英国十八世纪时英国出现能源危机,树砍光了,浅层的煤挖完了,深层的煤灌满了地下水,怎么办?当时发明了抽水机,抽水机的原理是蒸汽机,在当时这是一项颠覆性技术创新,这项技术掀起了第一次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也是颠覆性的,就是电动机的发明。中国历史上发明了指南针,指南针的重大意义是人类发现了宇宙场的“磁性”。十九世纪西方科学家对磁性的深入研究认识到切割磁力线原理,电和磁可以相互转化,于是发明了发电机。之后科技创新风起云涌,如电力工业发展、信息产业发展、智能化等技术进步等等。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燕子每年春天准时归巢,信鸽飞行万里也不迷路;这种本性形成机制一直都是一个谜。直到近来北京大学谢灿的生物学团队首次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磁受体蛋白,才揭开了被称为生物“第六感”的磁觉之谜。“生物指南针”是一项划时代的发现,一旦得到实证,必然掀起一系列科学革命,包括人脑与电脑的连接。当然,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科技创新不能触及人类生存的底线。

制度创新的自然之道

制度文明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之外人类的第三种文明,如果物质文明是人体的肌肉、精神文明是人的心灵的话,制度文明则是人体的骨骼。系统科学对秩序性的研究有一个很浅显的经常被引用的案例:在一杯水下面加温,水的花纹形态便不断变化,当出现三种花纹时,在某一瞬间,花纹形态会呈现无限的多样性的。“系统哲学”是这样总结的:“在一个系统中,当有三个子系统参与竞争、协同时,系统的演化会出现无限的多样性。”这在某种意义上也阐述了 “红黄兰”三原色的叠加何以会描绘出万紫千红,中国人何以认为二人为“从”,三人为“众”。曾经跟随普里高津研究“耗散结构”的北京师范大学非平衡物理所所长沈小峰在《哲学研究》杂志的一篇论文中不无感慨地说:“老子二千五百年前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是怎样知道‘三生万物’的呢?”

五中全会说企业改革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这个制度主要内涵是“法人治理结构”,即出资人组成董事会,聘用职业经理人经营企业,同时设监事会对公司运营进行监督。我们的国有企业为什么出现大量腐败?就是这三者组成的“法人治理结构”没有真正形成。国有企业有的董事长还兼总经理,有的国有资产代表至今仍在企业领取工资,领着企业的工资当然首先关心的是企业效益,国家的利益往往置于脑后。这不仅仅是所有权和经营权没有分开,在一程度上国家丧失了对所有权的控制。没有形成“三生万物”的运转机制,不仅企业没有活力,还形成了滋生腐败的温床。我们企业改革的任务依然很重,制度创新走上自然之道才会产生“治大国如煎小鲜”的“自组织机制”。

协调发展的哲学、科学理解

“协调”是要实现事物发展的相对均衡。从实践论角度讲,协调因发展失衡和不可持续而生,是发展实践倒逼出来的。协调意味着弥补短板和薄弱环节,统筹各领域、各部门、各地区,促进经济社会各个方面协调发展。

从科学哲学的角度讲,协调理念源于事物的关联性与耦合性。早在19世纪末,恩格斯曾经预言:自然科学终将发展为“一个伟大的整体联系的科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2版 人民出版社1995年 第245页)。爱因斯坦说:“我们致力于寻求的是能把已观测到的事实联系在一起的,有可能最简单的思想体系”。

人与自然之间,动植物之间、动植物与土壤山川苍天等之间的协调、协同关系都是复杂的。所有的生物都相互关联、相互耦合,比如我们人体中的微生物的数量超过人体细胞十倍之多,微生物之间、微生物与我们生命之间存在一种微妙的协同关系。所有生命系统又与生态环境之间紧密关联,相互依存,相依为命。近年来对粒子的量子态科学观察发现,系统各个要素之间存在瞬间的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在生物学上亦有发现,超越了人类业已认知的时空界限。

如前所述,协调、协同是稳定之源。哈肯在上世纪八十年创立了“协同学”。宇宙引力场是一切物质世界秩序稳定的发生学原点,包括地球一切自然系统不同性质的形成,包括上述候鸟的磁感应能力也受宇宙引力场的支配。协同学原理对我们全方位协调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上一篇: 推进科技创新 反映民生诉求——参加全国“两会”的几点真切感受和体会 下一篇: 对于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的哲学理解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ICP备15003514号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127号 

单位名称: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网址:www.mmnmgqw.org.cn 电子邮箱:mmnmqw2045@aliyun.com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邮政编码:010051 联系方式:0471-6200436 0471-6200436(传真)

中国民主同盟 亚搏 内蒙古亚搏 亚搏开户网址-体育官网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